欢迎来到北京菲力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2021-08-02 10:23
地区: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医疗卫生 > 本文

小伙零彩礼娶妻婚后儿女双全,自我感觉人生巅峰时,不料却悲剧了

2020-06-22 18:33
发布:中国公益网

“爸爸,我不想进无菌室,这里挺好的,可以看电视,还可以和病友聊天,无菌室里多无聊呀!”孩子用微弱而坚强的声音告诉我。我知道孩子是在宽慰我,知道我们没钱,我的眼睛湿润了,是欣慰也是自责。我不敢看孩子的眼睛,把自己躲在角落里,双手紧紧的抓住头发,狠狠地捶了两下,我真是一个无能透顶的爸爸。

           

我叫闫通,来自河北省霸州市康仙庄乡,当初娶媳妇我没有花多少钱,感觉在我们当地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,可以说是零彩礼,所以我对媳妇一直宠爱有加。婚后我们养育一儿一女,是让人羡慕的儿女双全,我自己也感觉像网上说的那样,达到了人生巅峰。

我们夫妻俩因没有什么文化,平时主要以种地为主,闲暇时妻子到村子里的厂子做工,我就在家附近打打零工。收入不多,但能力方便照顾老人,孩子也能承欢膝下。我想,理想中的幸福生活,也就是如此吧!

           

但不久,我的悲剧突然上演,幸福的生活也戛然而止。

2019年4月初,原本活泼健康的小紫昊开始出现低烧、厌食,在乡里门诊输液治疗后,病情有所好转便继续上学。

我们当时也没多想就以为是普通的感染,可是三天后,小紫昊腰腿疼痛无法行走,我们慌忙来到县医院做了检查。检查结果出来后,医生神情严肃地告诉我们,病情很严重,建议我们到天津儿童医院做详细的检查。这个时候,我慌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

此时孩子妈妈脸色煞白,双手发抖,我拉着孩子妈妈的手示意她快点走。于是,我们顷刻也不敢耽误,来到天津市儿童肿瘤医院。紧接着小紫昊做了骨穿等一系列检查,最终确诊为: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刻,孩子妈妈瘫倒在地,哭得撕心裂肺,亦不能言语。我顾不上孩子妈妈一遍又一遍地问医生,是不是弄错了?最终我还是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。

           

4月25日,小紫昊开始了他的抗白之路,这条路无疑是痛苦而危险的,我和孩子妈妈都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,全程陪护在孩子身边。

化疗带来的一系列痛苦折磨着孩子,也折磨着我和他妈妈。孩子很坚强,一点一点挺了过来。其中两次感染严重,急坏了我们,医院也多次下达病危通知书,差一点让我们和孩子阴阳两隔,一夜急白了孩子妈妈的头发。好在孩子很坚强,一路与病魔作斗争闯关至此。

           

5月29日,小紫昊肺部感染康复,开始了最后一次化疗,但是我们没有钱进无菌仓,住在两人间的病房里,感染风险巨大。

听病友说,楼上有无菌仓开放了,我迅速找到了主治主任提出想进无菌仓。主任说,因为我们欠医院好多钱,要把钱还上才能进无菌仓。我不怪医院,医院已经对我们够好的了。在我们已经欠了好多钱的情况下,都没有停孩子的药。

我四处借钱无果,孩子却安慰我说:“刚才班主任老师给妈妈发信息,问我是跟班还是留级,我已经告诉她我要跟班,这样我今年下半年就可以上初中了。初中毕业我要上技校,毕业后我来赚钱还账,来孝顺你们。”我回答孩子什么好呢?

           

入院这一年,孩子的治疗费已经花去几十万元,目前已经欠下医院七万元,医院天天催款。我已经卖掉了家里所有能卖的东西,也已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,实在借不到了,每天见到医生护士都无比恐慌,生怕被请出院。

屋漏偏逢连阴雨,孩子爷爷8年前得了脑血栓、糖尿病常年吃药,上个月摔了一跤,胯骨折了,只能卧床由奶奶来照顾。医生说,接下来这个疗程如果顺利结束,再做个大检查就可以出院,进入维持阶段了,这时仿佛让我从痛苦绝望中看到希望。

可是,不光维持3年的治疗费用让我束手无策,就连眼下医院的欠款和接下来的治理费用我都拿不出来。走投无路,就是形容现在的我吧。